欢迎光临一品微商网官网!

总结2018年微商代理的真实收入情况?

来源:未知      热度:      时间:2019-02-12 10:17
总结2018年微商代理的真实收入情况?
说到微商代理,很多人都会想到,买豪车,喜提大奔,月入过万,好像做微商代理的人人都是富豪等词。那么,微商的真实收入是多少呢,是不是像网上说的那样,动辄月入过万呢?
  根据相关部门统计,2018年微商从业人员已经突破了2000万人,总体收入也已经达到了8000亿的规模,相比之前增长有所放缓。但是增速远远领先于传统电子商务等其他商业领域。我们根据2000名微商从业者进行在线调研,月收入3万元以上的在18.68%,月收入1.5万到3万的大概占了21.9%,月收入5000-15000的占了24.82%,月入5000元以下的占了9.7%。
  2018年微商人的真实收入是多少?
  根据我们调查,目前微商群体主要还是以女性为主,占了微商群体的7成,而且年龄这块呈现年轻化特征,女性和 30 岁以下的用户分别占比 57.9%和 63%;而在学历及收入分布中,54.1%的用户学历为高中及同等学历以下水平,而文化水平较低的这块群体,收入也普遍在中下区域这块。消费这块主要以美妆、服装、生活、母婴等商品为主。
  微商代理的现状
  一个为了孩子走上微商创业路的妈妈
  张燕,性别女,1990年出生,水瓶座,“江湖”传言极有女神范儿。目前,主业是全职妈妈,兼职创业做微商。
  2015年4月6日上午,我来到孙玭家中,这里既是她生活起居的地方,也是她经营事业的“小窝”。
  推开她的家门,瞬间吸引我的不是眼前这个漂亮的女神,而是家中的设计样式。墙面上贴的是胖大星、海绵宝宝、hellokitty等卡通形象;客厅一角放置着10多个印有粉桃心的漂亮手提袋,里面放置的是她为客户准备的产品。
  “嗯,她一定是童心未泯,而且肯定是个更爱孩子的好妈妈。”我心里暗自打包票。
  果然,我所猜不虚。
  张燕告诉我,做微商代理之前,她在生活中是个有点迷糊的人,随意、粗心。走上海外代购这条创业路,她主要是为了宝宝能用上正品货,而这与自己的迷糊脱不了干系。
  2015年年底,女儿出生。但没多久,女儿身上就出了湿疹。为了给女儿消疹,张燕不加验证,就迷迷糊糊地从网上买了一瓶声称是正品湿疹膏。
  可没想到,使用后,女儿的湿疹不仅没有消退的迹象,反而越来越严重了。
  这是怎么回事? 张燕焦急地向身边的妈妈们求助。直到一名妈妈拿出所买的正品货,张燕才意识到自己买到了假货。女儿的湿疹也是因为用了假货,才不见好转。
  张燕怒了,她恨死不良商家了,但也恨自己迷糊不识货。为了让女儿用到正品,她试着与正品商家联系,同时也让在澳大利亚的亲戚帮忙邮寄一些消毒液用品。交友广泛的张燕,有时会在微信朋友圈晒这些产品,与圈里的妈妈们交流育儿经。
  也不知从何时起,张燕发现,朋友圈很多当了妈妈的闺蜜开始向她打听“从哪儿买的”“多少钱”“能帮我代购一些吗”孙玭意识到,身边越来越多的妈妈开始重视婴幼儿灭菌的问题。【力lang微】
  既然有资源,为何不自己做微商呢?
  张燕和老公一拍即合,做,为什么不做?既为了女儿,也为了身边的闺蜜朋友。
  一个坚决不做陌生人生意的代购
  去年4月,张燕的小生意正式做起来了。她开始利用个人关系,找一些微商代理咨询!
  创业前3个月最艰难。起初,既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又想彻底把微商当成事业来做,张燕有些打不开点。创业头两天,没接到一份订单,直到第三天,才开了张。
  不仅如此,由于对客户群体的需求不太了解,一些销量差的货开始积压,创业3个月,业绩一直不稳定。
  还有个很大的问题,偶尔产品出现问题,张燕宁可把这些货放在家里用不上,也不会卖给客户。创业的艰难,牵扯了张燕大量的精力,也让她损失了不少“票子”。她感到很累,甚至一度动了放弃的念头。
  好在,在懵懵懂懂中,有了家人和朋友们的支持与鼓励,张燕咬牙坚持住了。
  起初,张燕每月只能发两箱货,满足自己的宝宝和圈子里的妈妈们;而如今,几乎每个月都是十五箱货的节奏,货品也从几十种发展到上百种。起初,孙玭的微信朋友圈只有200多人;如今,已经发展到了600多人。
  有时候我觉得做微商代理是挺累的,而且身边有很多异样的目光!有的时候忙到很晚,连饭都吃不上,但是我现在觉得,就算苦点累点也没什么,因为我的生活变了,自己也变得充实了,微商,将来我会一直坚持下去!
无意间对养蜂产生浓厚兴趣
  平庄镇地处贵州黔东南州岑巩县与铜仁地区石阡、江口交界地,长期以来,由于交通不便,是该县最为贫困的乡镇。
  聂权出生时,家庭就十分困难。他在家排行老二,哥哥当时正在省城念大学,爷爷已是古稀老人。“父母都没文化、没技术,一年辛辛苦苦到头来耕种的粮食还不够全家人吃,再说还要供哥哥和我读书。”2008年,正在县城职校念书的聂权不想让父母太辛苦,决定放弃学业跟堂叔外出打工挣钱补贴家用。“6年打工生涯,先后在建筑工地干过苦工、在服装厂跑过销售、在影楼扛过摄像机、在广告传媒公司发过传单贴过广告……”未满17岁的聂权,由于没有大学文凭和专业技能,只能从事各种苦活累活。“一年到头省吃俭用,寄给父母补贴家用还不到2万元。”聂权工作之余常会去书店,“买些种养殖方面的书籍给自己充充电,无意间对养蜂致富产生了浓厚兴趣。”
  “互联网+蜂蜜”尝到甜头
  2014年8月,正在浙江金华打工的聂权,看到手机微信朋友圈有人在推销蜂蜜,一下子就想到了老家表哥吴光平正犯愁自家蜂蜜销路的事。“表哥出身养蜂世家,祖孙三代都是养蜂人。”聂权说,吴光平从13岁开始,便掌握了养蜂要领,现在是当地小有名气的养蜂专业户。
  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聂权也学着把表哥家的蜂蜜拿到朋友圈推销。“有个重庆网友一次性就购买了10斤,价格90元一斤。”因为表哥家的蜂蜜品质纯正,不到1个月,聂权就打开了销路。
  网络销售一呼百应,表哥家的蜂蜜销路打开后供不应求。
  2015年春节返乡,聂权听从了表哥的建议,毅然决定留在家乡创业。
  平庄镇境内共有大小山头500余座,溪河纵横,拥有14.7万亩林地,其中1.5万亩可发展林下经济,还有近1500亩五倍子、板栗、桃李、杜仲等经济林,四季蜜源不断,发展林下养蜂产业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养蜜不争田、不占地,投资少、见效快,算得上是理想的‘空中农业’。”聂权通过详细考察后,最终将目光投向了养蜂。
  潜心研究成为“养蜂专家”
  说干就干,2015年3月,聂权投入万余元请人做了蜂箱,开始了自己的养蜂生活。
  “有了蜂箱没有蜂群入住怎么办?”养蜂伊始,聂权的招蜂引蜜道路一波三折。
  “好不容易引来一窝蜂群,等到天黑后轻脚轻手搬回家,心里乐滋滋的,一天到晚总会去看上10几次。”聂权说,可是没过几天,蜂箱内蜂群便跑得无影无踪。
  聂权说,这种窘况前后持续了3个多月、失败了上百次。
  不服输的聂权总结经验教训的同时,通过多渠道寻求技术支持。几经钻研,摸索出了“在蜂箱内掉用子脾”的方法,终于让招来的蜜蜂留下来了。
  “与表哥家相隔几十里山路,来去很不方便,常常通过打电话请教一聊就是个吧钟头。”聂权说,为了掌握招蜂引蜜技术,先后花了近万元买书自学、上网查阅和打电话请教。
  如何清除蜂巢内棉虫?是聂权养蜂过程中遇到的又一难题。
  “棉虫产卵在蜂巢内如果处理不及时,要不了几天蜜蜂就会全跑光。”聂权说,清除棉虫对于表哥也是一个新课题。
  几经冥思苦想和多次大胆实践,聂权摸索出了一套土办法。“采取人工驱离的方式虽然有些费时,但纯手工的原生态操作放心。”聂权说。
  聂权说,第三个难题就是如何根除幼虫病(烂仔病)。“为解决这一难题,前后翻阅了大量医书,求教了好多地方老医生。”几经摸索,聂权研究出了用当地中草药捣烂压榨药汁喷洒疗法。
  农村微商创业故事:90后夫妇带领村民养蜂脱贫致富
  蜂场酿造一段甜蜜佳话
  又到冬蜜产出时节,成群结队的小蜜蜂围绕着成排的蜂箱翩翩起舞……正在蜂场忙碌的聂权、罗江兰恩爱甜蜜。
  夫妻俩一边忙着从蜂箱取出蜜糖块,一边给到访的客人介绍。很难想象,眼前这对新婚不到一年,稚气未脱的小夫妻配合竟如此默契,俨然一对养蜂专家的模样。“春天漫山遍野都是桃李、玉兰、油菜花、杜鹃花和海棠花,夏天有辣椒、玉米、板栗、蔬菜花,秋天有五倍子、辣柳、桂花和野菊花,冬天有樱桃、枇杷和梅花……”谈起家乡得天独厚的养蜂条件,小俩口夫唱妇随头头是道。“小时候常去表哥家玩,最爱吃表哥家的蜂蜜,长大后一直想找一位养蜂阿哥做自己的白马王子。”罗江兰对养蜂人情有独钟。
  为减轻家庭负担,16岁那年,罗江兰读完初中也外出务工。8年打工生涯,罗江兰先后在浙江、上海等地进厂,在服装商场做售货员。
  2014年6月,罗江兰在浙江打工时认识了聂权。“在外打工工资也就每月3000多元,一年到头存不了几个钱。”罗江兰平时有空就去聂权打工的影楼帮忙。一来二去,两人便有了好感。“特别是听他说想回家养蜂的打算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谈起自己的恋爱经历,罗江兰腼腆细语。“劳动中凝结的爱情更值得回味。”聂权说,养蜂之初最困难的几个月里,失败了上百次,要不是他的妻子罗江兰一次次给鼓劲,或许他早就放弃了。
  3个月后,聂权夫妻俩终于成功招来了一箱蜜蜂(中华峰)并成功采下了油菜花糖。“当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直到情不自禁采下一块蜂蜜放到嘴里后才敢相信。”当看到蜂巢内积满了厚厚一层蜂蜜时,聂权、罗江兰夫妻俩都乐坏了,几天都兴奋得谁不着觉。
  尝到甜头后,夫妻俩进一步扩大养殖规模。目前,聂权夫妇俩蜂群已发展到80余箱。年产蜜700余公斤,市价120元/斤,收入15万余元。
  今年4月,夫妻俩还与4个村民联合办起了频丰养殖专业合作社,养殖场达到8个,蜂箱300多个,年收入达40余万元,蜂蜜远销浙江、广东、湖南等地。“今年10月,一个上海老板一次性要两千斤,可惜没有货。”聂权说。
  夫唱妇随主动分享“甜蜜经验”
  一夜之间,聂权、罗江兰夫妻俩养蜂致富的故事传遍村子,一些乡亲们也想学养蜂,聂权夫妻二人夫唱妇随,有求必应,被大家戏称为“甜蜜二人转”。
  村民李阳就是其中的受益群众之一。今年5月,在聂权夫妇的帮助下,李阳家开始学习养蜂。短短几个月后,她家的蜂群也已发展到了10余箱,蜜糖出售也已获益近2万元。“小俩口不但养蜂技术好,而且人也挺好,总是随到随学、随喊随到……”谈起聂权夫妻俩的优点,李阳赞不绝口。“如何才能提高蜂蜜的品质?”“如果连带蜂巢一起出售,或许更能保证蜂蜜的原汁原味。”
  ……几经实践,聂权夫妻俩摸索出了原汁“蜂巢蜜”,因其品质纯天然、口感好,每天慕名前来采购和洽谈业务的人员络绎不绝。
  “蜜蜂从花朵中采花蜜直接吐入巢房内,经过自身酿制成熟,并全部封盖而成,融蜂蜜、蜂胶、蜂蜡、花粉及蜜蜂分泌物的营养于一体,具有花源的芳香和醇馥鲜美的口感。”11月29日,在李阳家蜂场,聂权悉心教授“蜂巢蜜”技术。
  村民潘元娣也是另一受益户。据他介绍,他家的“巢蜂蜜”通过微商销往广东、湖南等地后深受青睐,顾客后来又多次通过微信、打电话要求补发。
  青山作伴,绿水相依,嗡嗡成韵……
  谈起养蜂致富美好前景,聂权夫妇信心满满:“下步将采取‘合作社+贫困户’的发展模式,借助‘互联网+微商’平台,打造自己的品牌,延伸产业链条,进一步做大做强蜂蜜产业,带动更多群众发展养蜂致富。
朋友圈卖面膜从默默无闻到家喻户晓
  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她做任何事都要求美美的。在她上大学的时候,当她第一次听说微商这个词的时候,她对微商还并不了解,所以她开始慢慢学习微商的知识,希望能通过做面膜微商挣些零花钱,这样自己就可以买自己喜欢的面膜了。刚开始她和大部分想做微商的人一样,刚开始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应该从何做起。那么,她是如何一步一步的成为家喻户晓的面膜微商总代理的呢?下面小编带领大家一起了解一下这位传奇女子。
  船停在码头是最安全的,但那不是造船的目的;人呆在家里是最舒服的,但那不是人生的追求;人的一生就像坐飞机,有头等舱也有经济舱,虽然都是同时到达,但过程却完全不同。人生也像十字绣,表面看着风风光光,又有谁注意到背面交纵错杂的线头?其实人生的意义是对自己生存方式的选择!
  2012年,还在准备SAT考试的王珊在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了面膜产品,她将做淘宝客服的工资作为自己的创业基金开始进货销售,不到4个月的时间其进货量就从2000元增加到7万元。美国求学期间,王珊开始了二次创业,利用先前销售面膜产品盈利的30万元注册公司,公司刚成立之初,王珊尽管是董事长,但还同时做着搬运工、记账员、会计、发货员,每天忙着记账发货还要抽出时间背单词准备美国高考,一刻都不能停歇。“那时候公司只有我一个人,但也是我发展速度最快的时候。每个月销售都在翻倍”。依靠这样的发展劲头,2014年王珊团队全球年营销额超2亿,创造了微商传奇。现场被问及“富二代”一词时,王珊表示今天的成果靠的是自己的努力,她说人一生最重要的是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王珊坦言,只要能拼博和努力其实赚钱很容易。
  未来希望帮助更多的大学生完成自助创业
  采访中,王珊的父亲也表示,女儿取得今天的成果,不单单是靠她的努力和毅力,更应该感谢这个移动互联的时代,陌生人之间的网络营销在这个传统创业者的眼里显得太过陌生,因此他表示对于女儿的创业他一直采取的都是不反对不支持的态度,只希望在女儿背后默默看着她成长。今年王珊计划创建大学生创业孵化基地,为大学生创业提供便利,她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支持帮助那些跟自己一样有创业梦想的大学生实现梦想。
 
继续阅读:
© 2017 微商货源网,优质微信微商代理第一平台.www.ws1p.com,版权所有. 浙ICP备16047809号-3